小蝌蚪下载app 破解版

自从天赋技能升到七级后,四大战斗守护者的战力都得到了一次升华。

鬼相如来也不例外,其中之一就是状态叠加速度大增,因此如来法相当空一脚踩下时,虽还不是最强状态,但也有六七成巅峰实力。

之所以距离极限还差不少,最主要是因为没有开启血脉封神,进入不动天灾状态。

此时此刻,不只叶红鱼,不远处的一座小山丘上,宁缺和桑桑还有几乎所有悬空寺弟子都用惊悸的目光凝望。

若非亲眼所见,谁也不会相信这座突出地表看上去不过几百米的小山丘,竟然就是被视为佛门圣地的悬空山。

实际上,悬空山为佛祖身躯所化,巍峨壮观不亚于仙山。

之所以看起来矮小,是因为山峰的绝大部分都隐藏在地面之下……在菩提树前方,有一个巨大得难以想象的天坑!

说是坑,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盆地,悬空山便隐藏在这天坑之中,只余山顶很少一截显露在外。

面对从天而降的巨大脚掌,讲经首座忽然盘腿坐下并缓缓闭上眼睛,不抬头,也不再看陈勾。

这时,他的气势怵然发生惊人蜕变。

恍惚间,变得无比的雄伟,一个人坐在树下,便像是一道山脉。

其根深植于地壳之间,其峰高耸入云,让人心生绝望,不敢也无法逾越。

绿色世界潇洒动人的她

如来法相没有感情,战斗时绝不会有丝毫怜悯与慈悲之心,更不会因为讲经首座的反常举动就有所顾忌,依然凶猛霸道地镇压而下,

这老僧的身躯并不高大,甚至有些瘦削佝偻,面对来到头顶的脚掌,也不抬手抵挡,看似一块顽石般,要生受这一击。

轰!

一声巨响,如来法相脚掌落在讲经首座脑袋上,就像是踩着一道台阶。

讲经首座双手合十,身影如山脉,无比雄峻。

当如来脚掌与笠帽相触的瞬间,大地剧烈震动,天上乱云横飞。

讲经首座头顶笠帽与身外僧衣瞬间被恐怖的罡风撕裂成无数碎片,向四野八方飞溅,但他苍白的身躯泛起淡淡的白色光泽,如同玉雕一样,竟然没有在如来法相脚下崩溃。

不灭金身!

将夜佛宗的至高神通之一,只要站立在大地之上,便有无尽之力,无敌之身。

前方的悬空山上,佛宗弟子们对讲经首座似乎抱有无穷自信,每个人的表情都平淡中透着期盼。

但下一刻的画面,却让他们无法理解,难以置信。

只见大地的剧烈震动中,原野上出现了无数深不见底的裂缝……

如来法相身高陡然暴增一倍,不动如天,佛法天灾!

鬼相如来淡漠威严,讲经首座在他脚下,缓缓向大地里陷落,挤出周围无数黑色泥土,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和岩石断裂声。

须臾间,讲经首座便完陷进了地面,只刺下头露在地上,仿佛被活埋。

不离大地,便金刚不坏,这是讲经首座修行的无上佛法,如果不将他与大地分离,就算是知守观观主,也拿他没什么办法。

但陈勾真想要杀他,办法多得是。

悬空山上众人早已瞠目结舌,怎么也没想到当世佛宗最前者,竟然败得这么干脆彻底,照面间便被一脚碾入尘埃。

连宁缺都震撼不已,他之前来悬空山时和讲经首座交过手,可即使他僵尸祖神体法力开,也伤不了老僧丝毫,直至反过来被压制。

便在这时,如来脚底传来一道宁静而威严的声音:“如是我闻:有树名菩提,其高十万丈,一叶一世界,落叶星辰雨……”

这道声音,显然来自讲经首座。

佛家至高法门:言出法随。

这段经文形容的是一株菩提树,身高十万丈。

每一片叶子里都有一个世界,雄浑厚重无匹,落叶从星空飘下,对人间而言便是星辰坠落。

佛言既出,他身旁的菩提树就立刻有了回应,忽然间树上迸射出璀璨佛光,凝聚为一株巨高无比的树影,其上落叶纷飞。

眨眼间,第一片菩提树叶就飘落到鬼相如来身上,身躯登时为之一震。

如来肩头传出巨响,刺目的光华迸射,真就如星辰撞击一般。

随即,更多的菩提树叶飘下,星如雨,漫天落。

不过任由星雨如瀑,如来法相却在其中岿然不动,鬼相金身又岂是这么容易破的?

“言出法随,好神通……”

陈勾抬头望见,忍不住赞叹。

这是一道钻石品阶的顶级秘法,口中所说的话都将变成圣法,变化莫测,威力绝伦,让陈勾都为之动心了。

“我喜欢。”

陈勾话音落下,左手上的梵天净世念珠怵然飞出,缠绕在讲经首座脖子和头上,然后猛然向内收缩。

咔嚓一声,讲经首座的颅骨碎裂,不灭金身竟然被佛珠硬生生破了!

世间从来没有什么无坚不摧的枪,也没有坚不可摧的盾,一切都是相对的,当攻的一方更强,再无敌的防御也会被破解。

佛门金身同样如此。

此刻佛珠的力量与不动如来相同,何止万钧?

天龙神象之力也远远不及。

讲经首座明显感知到了危险,原本古井无波的脸上露出惊容,在念珠束缚下极为勉强张口,再次念出佛音,

“如是我闻,有红莲名业火,自幽冥而生,火照三千界,焚一切邪魔孽障……”

业火红莲,红莲业火!

老僧竟以言出法随,凝聚出生于地狱的红莲业火。

一片赤红火焰自其身下的大地中喷涌而出,将他整个人环绕,也将如来法相的脚掌和念珠包裹其中,剧烈煅烧。

老僧脸上的痛苦之色更浓,好像这业火对他的金身也会造成伤害,玉质的身体表面竟出现熔化迹象,可见威力之强。

“炎门弄火?。”

陈勾身怀炎神族血脉,可以说最不怕的就是火焰之力,老和尚却想用火焰来对抗梵天念珠,怕不是失了智。

嘭!

如来鬼相金身上也燃起了火焰,紫色的上苍厉炎!

从金身迅速传递到念珠,帝火的气息登时笼罩天上地下,世间的一切火焰都被压制,红莲业火也不例外。

咔嚓!咔嚓~~~

在帝火焚烧之下,讲经首座头颅表面渐渐石化,化作灰白之色,接着就被念珠压裂暴碎。

虽然只是最外层皮肤,但帝火继续灼烧,无休无止。

即使他的金身再强,也被念珠如巨蟒绞杀般,一层层破解。

仿佛知道自己已经无力反抗,讲经首座突然安静下来,任由头骨发出渗人的皲裂声,抬头看向对面陈勾,用神念艰难问道:“施主今日来敝寺究竟所谓何事?”

“杀昊天。”陈后抬头看了眼悬空寺的方向,没有隐瞒。

“如此……”

讲经首座原本暗淡的眼眸中陡然爆发光芒,透出对生的渴望:“你我可以联手,悬空寺可助阁下一臂之力。”

果然,世上除了生死之外的一切,都是小事。

就连本应心如止水的得道高僧,在死亡面前与贩夫走卒也没有丝毫不同。

讲经首座神情诚恳,所言有理有据。

悬空寺佛祖于数千年前就布下了杀昊天的局,现在陈勾也想杀昊天,双方有天然合作的基础。

而且,他从一开始就并不是想与陈勾结为死敌,只是想试探陈勾的实力而已。

但陈勾一来就咄咄逼人地索要佛祖棋盘,才让他敌意大增。

“联手?”

面对讲经首座的提议,陈勾笑着摇头:“你不配。”

砰!

不动如来脚掌轰然落下,讲经首座头颅不见,化为尘埃。

浩瀚偌大的般若山鸦雀无声,悬空寺内外更是寂静如死。

佛宗第一人,就这样被踩死了?

远处的虚空中,有一气度不凡的青衣男子神情凝重而复杂。

与其他人不同的是,他的目光既落在陈勾身上,也落在叶红鱼身上,对后者的关注不必陈勾少。

因为他就是叶红鱼的兄长,叶苏。

他是知守观观主的亲传弟子,数月之前桃山一战时他正在外游历,没来得及赶回,也就错过了那一战。

这次是奉观主之命前来监视,看陈勾和叶红鱼来佛宗的目的究竟是什么,却没想到看到这样一幕。

叶红鱼则似乎毫无察觉,一双美眸始终落在陈勾身上,嘴角微微弯起,露出少年的微笑,不知在想什么。

陈勾好像背后长了眼,猛然转头,将这一幕尽收眼底,登时不高兴了:“你这是什么笑?又在偷偷觊觎我完美的肉身和灵魂?我跟你说过我一向守身如玉,答应过王姐忠贞不三的……绝对不会告诉你,只要你不见王姐,偶尔也可以四五六七八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很快,陈勾就没心思逗叶红鱼了。

因为梵天净世念珠从地上飞起来时,像是开封一样,光芒比以往最强的时候都炽盛十倍!

“果然解封了……”

陈勾脸上露出笑意,梵天念珠因为残缺,所以一直有一个技能处于封印状态,需要一名佛门高深得元神修复后才能解封。

以前还必须是这高僧自愿献祭,不过被淬炼成本命法宝后,即使强行炼化也可以。

陈勾此行来悬空寺,这自然也是目的之一。

按照越晚出来的越强理论,陈勾自然对念珠的最后一个技能充满期待。

结果也没有让他失望,属性介绍第一句就直接逼格拉满。

“引渡如来:六道同坠,我比佛高,可渡如来……”

如果不是这念珠是自己的,陈勾当场就扔到十米开外了,竟然比他还会装逼。